不愿清醒,宁愿一直沉迷放纵。 不知归路,宁愿一世无悔追逐。

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因为确实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记得查成绩那天跟别人聊天问我是不是被自己感动了,说实话真的还好。我一直都觉得我是那种情感比较迟钝的人,后来经历一整个高中我才发现我不是那样的。我还觉得我是那种不留恋过去的人,后来也发现那只不过是幼稚的否认过去罢了。洒脱,不洒脱?全看个人内心罢了。当初中考跨区毅然决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学校,一切从新开始;后来文理分班,一丝犹豫都没有的选择文科,这可谓洒脱。可后来也曾偶尔怀念初中时光,也幻想过如果放任自己下去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这点又有些矫情。但好在每天都很忙碌,每天都有新事物,所以没那么多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高二经历一件事后让我拼命的想去证明自己,于是给自己定下每次考试的目标,当时天真且无惧,只是订下目标而没有想太多,但我是那种想到什么就去做的人,不会考虑值不值,所以就努力学了,好在老天比较眷顾我,也可能是看在我背书背到大半夜绝望得泪流满面却换不来一句肯定很可怜的份上,那一年我的目标全都达成,自己也上升了一个层次。
我一直觉得人就得逼自己,因为当你付出了一些到达一定程度后你就不可能再甘愿堕落了。就这样我的高三到来了。以前高二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过你到高三就知道高二比完全不算什么了,当时我不以为然,因为我高二的时候已经熬到挺晚的了,后来发现高三可怕的不是学习时间而是心态。你要逐渐学会接受,不是每一份付出都能有所回报,不是每一份坚持都能开花结果,不是每一个誓言都能如愿。我高二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总有一天要站在那个年级的领奖台上,可到后来我并没有。可能有人会觉得特幼稚吧,但在那个氛围,在你努力了的情况下你总是渴望被别人称赞的吧。有一件事特别刺激我:我高一的时候不学习,分完科后原来班的同学问我现在班的同学我是不是彻底不学了。当然我同学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这真的刺痛我了,如果我真的拼不出一个结果的话,除了我又有谁会肯定我的努力呢?当然有了这种心态后你会特别拼命,同时特别痛苦,因为你把别人的看法看得太重,但我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完全看淡这一切?这一点要特别感谢当时鼓励过我的人,虽然我从没说过但是当时的记录我都保存着,真的起了很大的作用,让我熬过那段时间。其实我高三考得一直都挺砸的,但是每次考完班主任都跟我说没事,你心态好,这刚到哪儿啊。其实当时我真的都快坚持不下去了,但是老师都这么说了,我也得粉饰我心态好啊。谎言说了一千遍真的会成真,我好多次跟别人说现在就要骗自己,骗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后来我还真的觉得我心态不错了(其实一考试还是完蛋)。这里最需要说的是每次失利都会有人过来跟我倾诉。在我还没得及为自己悲伤的时候已经有人需要我来抚慰了,在安慰她的过程中我自己就慢慢好起来了,所以我特别感谢愿意跟我倾诉的那几位,我真诚的为你祝愿,真的,那些快乐时光我永远不会忘记,以后我也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我。
走过烈焰和寒冬,时光终会教人懂。悠悠岁月,稍纵即逝。如今在上天的安排下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说不害怕怎么可能,越长大顾虑越多,但永远不可能止步不前。高考前几天按理说我应该会害怕失败,但说实话一点也不,我父母也说高考那几天是我整个高三看起来最高兴的几天,大概是之前已经尝过太多失落的滋味,我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上天了吧。当然也有过很不甘心的时候,我特羡慕那种有个想法就去做结果很轻松就得到的人,当然他到底经历什么这我没有问。我有一个我自己的非著名理论,我认为每个人一生中受的苦与乐都是相等的,只是分布不同,你可以认为这是我自我安慰的话,但这确实可以聊以自慰。反正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通了,管别人是顺利还是坎坷呢,我就解决我自己的问题就好了,解决的了最好,不行的话就再想对策。简单一些,少些不必要的羡慕与同情,我们可能都会更快乐。
现在回想高三我可能想的是同学们的笑容,十三中的景色,路上的奔波。反正都是些很琐碎自然的东西了,本来人生再怎么波澜壮阔也少不了最基本的东西嘛。这也许不是我生命中最辉煌或者最灰暗的三年,但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三年。非要说学到什么的话一是永远不要自认为站在高地上而去批判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要做的就是尊重;二是不要随意出口伤人,这只会给自己带来烦恼并破坏友谊。如果我冒犯过你,请原谅我;如果你冒犯过我,我也原谅了你;三是如果你不了解一个人就不要轻易评判他的所作所为。这三年可能很枯燥吧,我们和电影里的高中生活差太远了,但是说实话我甘愿这样,简单点傻点,反而比自以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更踏实点,我也曾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但相信我,世界不会给你个机会来证明这些的,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终会向现实低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大自己,低头却不卑微并坚守自己的原则与底线。愿这三年带给我们每一个人的都是感悟,幸福与快乐。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但圣人无梦,我做梦又有何不可?

评论

© 1myou | Powered by LOFTER